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昕语间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日志

 
 
关于我

为人且直,为友且善,不俗不贪。 本人爱好广泛,业余涂鸦点水墨,喜欢点老物件、喜欢点历史、喜欢随笔写点心情等等。涉猎虽多均不精,聊以休闲尔。提醒访客:吾网易九载,早已看惯博海春秋,本人不加博友,也无充足时间走动,有共同喜好者自有缘相互学习.鄙博为公开博,不设限,能来交流的都是友人!本人爱憎分明,,玩博随心。另本人博文废掉吾大量业余时间及精力,仅为弘扬传统文化交流学习之贴!

【原】最后的村庄之一----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2013-12-16 12:48:57|  分类: 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昕燕居室主

   写在前面

   当我们身边的一些事和物存在时,那些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平常,以至于我们甚至经常觉得有些熟视无睹,而当我们身边的某些事和物将要失去的时候,将要永远成为记忆中某些碎片的时候,我们是如此的苍白和无力。。。

   历史有时候是这般的何曾相似,那些曾经的繁华,那些曾经温暖如昨的往事,在无情的时间面前总是不堪一击,以至于我们会模糊、淡忘,甚至忘记。。。

   当我站在即将被遗忘的村庄之上面对这一片废墟之时,我的心情就如这冬日的雾霾一样灰色、黯淡。是的,一切终将过去,一切终将化为尘土。。。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被拆除的中州后宋村古民居,民居年代清末至民国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500年古槐全貌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距离近点可以看到古槐的胸径粗壮1。5米,目测。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废墟中的500年古槐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一株百年以上的皂角树被枭首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废墟中一株一二百年的古槐,树身上挂着曾经祈福的红布。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废墟中依然倔强挺立的一株百年古槐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废墟中原山石王村一株两三百年的古槐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废墟中原后宋村古祠堂,为两进院落。年代,清末。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前进老屋右侧须弥座垛雕之上的麒麟被撬走,撬走假若被收藏倒是件好事,总被摧毁了好!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左侧须弥座上的麒麟还在,须弥座下是一神鹿。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须弥座垛雕侧面,可以看到被撬的痕迹,没撬走,不过今后命运谁知?座下部雕花是缠草。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祠堂前进房子屋檐垂脊的圆形雕花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后进老屋为硬山式,可以看到屋顶垂脊分为两段挑檐,整个后墙上部为异型砖卷书式砌筑。
【原】最后的村庄----记废墟中的中州后宋村、山石王村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冬日无光,古木瑟瑟
   后宋、山石王两个村子原来紧紧相连着,现在已拆成一片废墟,几乎分不清了。笔者就在附近,早先曾不止一次来考察过,原先发现古槐两株,这次在废墟中又多看见两株及一株老皂角树。古树是古村历史曾经活的见证,然而这些残存的古树明天是否还能活下去,我不知道。。。
   今天我们全国各地为了“gdp”在大搞建设,城市里的建设用地早已殆尽,于是城市扩张的巨口向农村吞噬。以牺牲土地来换取经济发展,就如同杀鸡取暖,饮鸩止渴,其同时产生许多土地与农户之间的连锁矛盾愈演愈烈。本来“城市使生活更美好”,可是城市真的能带给普通大众“美好”吗?为什么富人不住城里的“鸽子笼”甚至别墅而宁愿到山间农村去宜居?这个世界有很多的困惑。。。
   “农村城市化”实际上是把原来居住的农民赶到楼上去,他们的土地会被开发商用来建厂和用于房地产等商业开发活动。我们真的需要那么多的楼房吗?为什么我们的楼房空置率几乎是全球之最?笔者在这里眼睁睁的看着原来肥沃的土地没了,原来的老枣树林没了,原来的古屋没了,原来的河流没了。。。春天时,这里的树木林地多多,喜鹊等鸟儿成群,可是伴随着拆迁的轰鸣,大树的倒下,鸟巢随之覆灭,鹊鸟无助的在空中盘旋、哀鸣。。。【这一幕不是漫画不是电影是真真实实的发生在我的眼皮底下】这里还是我们曾经熟悉的家园吗?谁还能认识???
   开发其带来的初期恶果,就是终日的雾霾天气,到处的尘土飞扬。。。建设发展是把双刃剑,西方曾经经历过的苦果,如今在我们的土地上又再次重演,以生态换发展,刀刀是血。我们未来的美好难道需要付出一次次阵痛的痉挛,结局却甚至还是迷茫吗?
   留下那些老槐树吧,它们曾经是这片土地的长者,今后您若牵着孙儿的手来到树下,就请轻轻的告诉他/她:你的老家曾在这里,你的根就在这里!!!
谨以此文祭奠我们逝去的村庄!
注:笔者为长安人,仅为民间非遗文保志愿者。更多图片见本博相册:http://xianzhangxincool.blog.163.com/album/#m=1&aid=252780020&p=1
 
癸巳冬日于中州四港联动大道陋室
  评论这张
 
阅读(826)| 评论(15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