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昕语间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日志

 
 
关于我

为人且直,为友且善,不俗不贪。 本人爱好广泛,业余涂鸦点水墨,喜欢点老物件、喜欢点历史、喜欢随笔写点心情等等。涉猎虽多均不精,聊以休闲尔。提醒访客:吾网易九载,早已看惯博海春秋,本人不加博友,也无充足时间走动,有共同喜好者自有缘相互学习.鄙博为公开博,不设限,能来交流的都是友人!本人爱憎分明,,玩博随心。另本人博文废掉吾大量业余时间及精力,仅为弘扬传统文化交流学习之贴!

网易考拉推荐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2014-02-22 21:50:28|  分类: 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昕燕居室主

   时光虽然很无情,会把我们记忆里一些人和物,逐渐消磨的几净,但是我们内心的深处,始终有个难以释怀的情节,那就是-----我们曾经的故乡。

   昨日,接郑州地方志编者宋君电话,问起我后宋村情况,我告诉他:去年12月份去看的时候,废墟中还有古树四棵,宋氏祠堂一座,他得知后非常高兴,准备与我同行去考察。时间现在已经过去几乎两个月了,后宋村那些古迹还在吗?为了不使宋君落空,我决定今抽空去探查一番,没想到,看后的结果令我大失所望!果真,太快了,一切都拆的太快了!那些原有的古迹早已“物是人非”。。。

一后宋村古槐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后宋村古民居和古槐13年2月拍【被拆前】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后宋村古民居和古槐13年12月拍【被拆时】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后宋村古民居和古槐14年2月拍
    据宋君讲,资料记载这棵是千年古槐,今地上仅余残枝。后宋、山石王两村古树,余去年12月记载共计5棵,【详见本博《最后的村庄一》今皆不存。
 二后宋村祠堂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后宋村祠堂13年2月拍,时墀头砖雕还在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后宋村祠堂13年12月拍,时墀头砖雕已被撬走,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后宋村14年2月拍,所有地表古迹皆无,地面已大变样。
三山石王村关帝庙
后宋和山石王村挨着,山石王关帝庙去年看时还有石狮两只,今仅存一只。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山石王村关帝庙是这个村子拆迁后仅存的唯一建筑物,庙前有两株近五六十年古树,一株杨树,一株疑似槐树。当然此庙迟早都是被拆的对象,估计新庙未好,或者只等拆而已!都保不住的,千年古槐都保不住,何况这呢!14年2月拍。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山石王村关帝庙原有两只狮子,这是雄狮,脚踩幼狮,13年2月拍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山石王村关帝庙原雄狮,今已不知所踪,仅余个坑!14年2月拍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山石王村关帝庙雌狮还在,此狮面部早先被毁,估计盗走者没看上,所以留在原地。14年2月拍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山石王村关帝庙门柱石是两只一雌一雄卧姿幼狮,也是早先头部被毁。今还在。14年2月拍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山石王关帝庙影壁碑后嵌有两块古碑,字迹斑驳。14年2月拍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其中右碑风化极其严重,仅辨得“xxx神像记”三字,其史料价值全失。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其中左碑部分字迹还可辨识,依稀有:“xxxx大定元年岁次,论财重修于万历xxx ,开封府新郑县xx”等等诸多字迹,但也是斑驳不清。根据现有碑文大胆推测:此山石王古庙历史久远,最早金代就有,后来明万历年间曾重修。此碑是新郑地方史志研究不可多得的宝贵实物,它佐证了中原地域古村的悠久历史。那么这些残存的古碑、古狮,明天的结局是什么呢?我不知道,也许就会被当做废物一般随意处理了吧。。。
三山石王村石佛寺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1山石王村石佛寺古石佛13年5月拍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2山石王村石佛寺古石佛14年2月拍
山石王村石佛寺这尊石佛今已搬至新庙,搬迁中石佛两只手断掉,甚至石佛的头被“偷梁换柱”!读者可仔细对比!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3山石王村石佛寺的佛头被换掉特写。
   山石王村石佛寺也历史久远,据乡人讲:此石佛原在地中,一农夫耕田,犁铧被阻,遂查看,发现此佛后建庙拜谒。图一石佛眉毛上有一印痕,据称原石佛被建庙“安居”后,日日增高,不日即可顶破屋顶,其有好事者在石佛眉毛上刻一瘢痕,石佛即不再长高,窃以为可能是农夫犁铧之痕罢了。今石佛因拆迁又再次搬到此处后,余找了半天方才找到位置,仔细观察,石佛原佛手竟然是水泥制品,那么图一原佛头真伪呢?【我不能胡说】。余瞪大眼睛,揭开佛衣,发现石佛佛身是石质老物。这尊石佛目测有三四米高,这大的石佛在平原地方存在,实在费解,只能推测原地区可能是古寺遗址等。这尊古佛的命运从古到今真是多舛,解放后至今都被搬了三四次之多,现就屈居于石棉瓦这样的陋室。可是放眼四周山石王、后宋等村的村民们还不是这样被搬迁?人都没地方了,何谈佛呢?╮(╯▽╰)╭哎。。。。 
【原】最后的村庄之二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再回味一下山石王村的老宅吧,【13年2月拍】已经不见了。。。
   这就是我们的故乡,我们曾经的故乡,原有的文化均烟消云散。。。多年后,当我们的后人们问起我们来时,我们作何解答?我们可以告诉他们,我们的村子原来有庙,有千年古树,可是他们会理解吗?一个民族连一点本民族的历史遗迹都没有的话,这个民族的文化是单薄无力的。。。历史不可复原,无法更改,乡野古迹的命运更是脆弱甚至无助的,当而今面对大发展与保护这个课题时,我们不仅仅是困惑,而更应该给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留下一点希望的余火,留住我们的根

甲午年正月二十三日夜于中州四港联动大道陋室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8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