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昕语间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日志

 
 
关于我

为人且直,为友且善,不俗不贪。 本人爱好广泛,业余涂鸦点水墨,喜欢点老物件、喜欢点历史、喜欢随笔写点心情等等。涉猎虽多均不精,聊以休闲尔。提醒访客:吾网易九载,早已看惯博海春秋,本人不加博友,也无充足时间走动,有共同喜好者自有缘相互学习.鄙博为公开博,不设限,能来交流的都是友人!本人爱憎分明,,玩博随心。另本人博文废掉吾大量业余时间及精力,仅为弘扬传统文化交流学习之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2014-03-26 23:05:47|  分类: 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昕燕居室主

   考察内容:老街历史遗迹

   时代:清----现代

地址:新郑市薛店镇薛店北街村

走访时间:2014年3月20及22日下午

拍摄工具:小米2A

交通方式:骑行

掐指算来,从节后2月9日开始“写作业”---今日,已整整46天。这四十余天守着“枯灯黄卷”,泛舟于史海,每晚笔耕至几乎凌晨以后,以至从未间断!这样的先例,也是破了余8年博海生涯的记录。看着手头一大堆资料,自己根本无有停歇的念头,是什么鼓起了自己如此大的动力?也许冥冥之中有着无限的“不舍”吧?这种“不舍”的牵引,是“时不待我”的不舍;是“学无止境”的不舍。暗夜,在一杯“正山小种”的香茗中,抑或一杯蓝山“卡布奇诺”的浓香中,频频敲击着键盘;耳畔还不时萦绕流行元素的轻语柔声,甚至是一首首节奏明快的重金属。无觉时,对镜自怜,鬓角竟生的几丝华发,呜呼!难道为近日用脑过度?哼╭(╯^╰)╮莫自恋、少装小资了,任重况还道远,点一支“芙蓉王”,在烟雾升腾中继续做自己的“嫡仙”吧。。。

一薛店老街某檐柱古民居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薛店老街某檐柱古民居【时代,清】

该民居硬山、抬梁式,砖木结构,面阔三间;正面开一门两窗,门开双扇,门顶有实际照明和装饰功能的风窗,其左右主窗重修时已被更换;房屋左右山墙带墀头砖雕,今仅右雕花墀头保存;大门左右侧檐下对称设两根檐柱撑起屋檐,檐柱间有柱枋连接贯通,起遮风避雨之用。图左砖房是院内偏房,据说与主屋同时代所建。图右屋檐下正是户主,在此感谢他允许余对其老宅进行采风!户主很是开明好客,他对余所讲此屋年代:他爷爷的爷爷时就有了,【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想必此屋已经居住了数代人吧,老屋多个时代屡有重修,但是其主体依然保存完好。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此古民居“非同寻常”,因为主房屋檐下带有檐柱。民居中檐柱多见于偏房,正房带檐柱一般为较大规模的木构屋宇,该民居正是为增加房屋进深而增加了这两根檐柱,廊柱起承载受力功能。两檐柱间横着的木板为柱枋,柱枋下部左右角各设雀替装饰,只是此雀替甚是简朴,几乎只有造型无雕花。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民居座于高台之上,屋檐前设一小平台,便于活动休憩。上平台需经图中三步台阶,台阶两边巨石为后重修时扰动,故巨石规格不一,台阶形制是基本未动,俺问过主人的。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右檐柱特写,柱顶出斗拱装饰,柱右枋木均遗失,唯留安装孔。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左檐柱特写,柱上部为抱头枋,下面弓形木为穿插枋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檐柱柱础石特写,檐下有一排石条仍保存。这就是我们今人为什么在乡村多见残留石条的原因,石条大多用在老屋檐下的,起实际功能。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大门下门当正面特写,这种竖形无雕花门当中州民居多见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明显可见门当外高内矮,外高挡住固定木门,所以叫“门档【当】”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右墀头正照

该墀头三面雕花,雕刻精致,墀头文革时被糊住过,后虽清理,今部分雕花仍看不清。墀头上部主雕花为麒麟,下部雕双狮戏球。“钱状绣球”代表“锦绣前程”。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右墀头侧照

墀头上部雕“吴牛喘月”,下部雕翼马飞驰,翼马也称天马或飞马,其寓意为“飞马报喜”。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民居内金柱特写

据户主讲,室内过去全部为木质隔断,围绕中堂隔开一周,其左右为居室,就连后部米宽的距离也隔开空间,增加室内气氛和保护隐私,真的无法想象那些原有隔断是如何的精致了。此民居后部不开窗。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屋内大梁特写

 此建筑为什么叫抬梁式?这里就很明显,意思就指的是:在图中长梁上立两根短小的立柱,【此矮短立柱称“蜀柱”或“侏儒柱”又说“瓜柱”】再在上面叠加短梁,短梁上面立木为“脊瓜柱”。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图左金柱出尖状斗拱特写。

据户主讲这座老宅形制基本就是主房三间,前偏房三间,历年多有维修,大体未动。他家也就是过去小康之家吧,反正能在镇上街道两侧有三间地皮和整院,那祖辈日子原来过的肯定错不了。今他的孩子都住到外面去了,老人守在老宅带孙子颐养天年。祝福他吧。

二薛店老街某残两间古民居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图中三轮车旁边即为残两间古民居【时代,清--民国】

    这两间古民居因左侧原主房已拆除,山墙被暴露出来,这两间房应为原门楼旁耳房。民居正对街道,原功能应是商铺性质。这里应原有一排不下三座高门大户门楼,今仅剩一座较完整门楼,一座残门楼。据说这里原是一户大财主,土改时被彻底“共产”,其房子分给许多贫农。这个地方位于老关帝庙对面,曾是老街最繁华之地。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两间古民居前檐侧照

   看着甚是破败,檐柱下原来的遮断都不存,露出檐柱。另外一间倒是存有遮断木门,只是后为之的,不再介绍。看着不起眼的老房,我差点走眼,失去精彩!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两间古民居的一间门头,上面写着“为人民服务”,文革印迹如此“风韵犹存”!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木门下左雕花门当,门当长方形,外高内底,内面刻“吴牛喘月”。多么精彩!我差点错过。如果有门槛挡住,谁能看到呢?户主多么讲究啊!

名词解释“吴牛喘月”。出 处: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言语》:“满奋畏风,在晋武帝坐;北窗作琉璃屏,实密似疏,奋有难色。帝笑之,奋答曰:‘臣犹吴牛见月而喘。’”《太平御览》卷四引《风俗通》:“吴牛望见月则喘,彼之苦于日,见月怖喘矣。”释义:吴牛,指产于江淮间的水牛。吴地天气多炎暑,水牛怕热,见到月亮以为是太阳,故卧地望月而喘。比喻因疑心而害怕,也比喻人遇事过分惧怕,而失去了判断的能力,也形容天气酷热。此句字面虽有贬义,但是在儒教时代,意思为提醒户主谨言慎行!有暗喻作风或家风严谨之意,古人是很谦虚的。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木门下右雕花门当,雕玉兔衔瑞【或献瑞。瑞,瑞草,吉祥的草】

   哦,他家雕的动物都比较温顺,再参考古时规制,文官家门当多为长方形,武官家多为圆形,难道这位户主原来是位文官?今已成迷。。。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长方形门当全貌,可见外高内矮,当门嘛。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门当正面莲纹特写,虽残也难掩典雅风韵。

三薛店老街某门楼古民居【清-民】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这座民居高门大户,门楼特别高大。门楼下的垂花木板今已失,现今此地多看见老门楼,但是门楼下的装饰木雕今大多不存!唯有庙后安村的门楼还有精美垂花木刻,另有几处虽有垂花,但是没有庙后安的精彩。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门楼上的墀头雕花被糊住了,哦,太常见了。糊住还好些,许多直接拆了!因而此地今老门楼虽多存,垂花木刻大多尽失!都是那个时代给拆了烧火了吧。。。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该门楼大门特写

明显看着门楼很高,注意门头上的几个红字:“破私立公”!【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私有”的都要“交公”呢,直接把人拉回那个时代。

四薛店老街某残门楼古民居【清--民】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门楼顶早被揭了,墀头被毁,唯剩垛墙。
   图左自行车那里,仍有住户,据他讲,他家的房子就是分财主的!说点题外话,贫农也就是贫农,也就那样了,住了凤凰的窝,又能怎样呢?过去的所谓财主,那家不是诗书传家、礼仪传家?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改革开放后,那些原来“牛鬼蛇神”的后人们而今大多又重新站起!相反那些“造反派”们多寿短家贫!甚至祸及子孙。他们站起来的原因不仅仅是他们的血液流淌着所谓“贵族”的血统,而是他们骨子里及家教赋予他们优秀的精神文化品质,那种品质是无法被消灭的,是文化的蔓延。仅代表个人观点,不服一边说去。

五薛店老街某古民居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这座古民居就在上图民居对面,进不去,【不熟悉啊】只能拉近拍摄,院内有几座古民居,看着墀头雕花竟然彩绘犹存,檐下枋木雀替具在,看来现状保存甚好,此宅若有缘下次定去拜会!

【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三月粉杏出墙来【原】“吴牛喘月,玉兔衔瑞”《薛店》老街四--中州采风十七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闪。

 

 注:薛店采风系列一二三四集大多为薛店北街正街两侧古民居,下集叙述薛店老街其他街道的古民居及历史遗存。

时甲午2月26日夜于中州四港联动大道陋室

  评论这张
 
阅读(512)| 评论(9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