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昕语间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日志

 
 
关于我

为人且直,为友且善,不俗不贪。 本人爱好广泛,业余涂鸦点水墨,喜欢点老物件、喜欢点历史、喜欢随笔写点心情等等。涉猎虽多均不精,聊以休闲尔。提醒访客:吾网易九载,早已看惯博海春秋,本人不加博友,也无充足时间走动,有共同喜好者自有缘相互学习.鄙博为公开博,不设限,能来交流的都是友人!本人爱憎分明,,玩博随心。另本人博文废掉吾大量业余时间及精力,仅为弘扬传统文化交流学习之贴!

网易考拉推荐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2014-03-02 22:51:21|  分类: 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昕燕居室主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菜园马村,地里是中州多见的二百年以上古枣树,左远处可见农户加紧盖房以等补偿。

   考察内容:古村落历史遗迹

时代:清----现代

地址:新郑市薛店镇菜园马村、后刘庄

走访时间:2014年3月1日下午

拍摄工具:小米2A

交通方式:骑行

查“新郑市三普名单”得知,菜园马村有:清二郎庙遗址、清刘光甫民居两处不可移动文物,离开了文正村后遂往。中州乡村的村道实在不敢恭维,村内污水横流,大多老村街道房子是歪七扭八,没有成排规划;再加上村民们正忙于加盖各自新房,【为图拆迁多补偿面积】建筑材料四处堆放,环境甚是混乱。余很是狼狈,如进迷魂阵般左冲右突,全凭感觉前行,根本无法辨识东南西北矣。陌边已问过一老者,告知二郎庙在村子西北角,谁知绕了村子一周也未曾找到,却是顺着一条水泥小路竟骑行到了后刘庄!

1后刘庄老门楼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后刘庄老门楼

后刘庄老门楼,根据建筑特征分析,年代大概也就是民国---五十年代那个样子。此门楼看着还算高大,只是已无了清代复杂的装饰和精致的墀头雕花,显得些许朴素;另外就是它的后檐特别长,样子颇为怪异。

2菜园马村古民居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菜园马村民居

此民居一层,砖木结构,根据建筑风格推断大约是解放初。因为无法拍到正照,余主要是看前部的窗户风格,该房子的特点就是正门窗和二楼副窗全是砖卷拱顶样式。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菜园马村民居山花特写

民居山墙硬山式“尖”下白色部分为山花,是一种民居装饰,中州民居多用白粉作个曲线形造型,其他地方若是木质古建,山花处一般设垂鱼。此山花下开一方边圆窗。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菜园马村民居檐角特写,翘起檐角的下面有一s形砖制下颚,有些意思,下篇民居也有类似发现。

3菜园马村二郎庙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菜园马村二郎庙【旧址新建】

绕了菜园马村两遍、问了几人方找到《二郎庙》,原来此庙在村外数百米处,已过了铁路桥了,怪不得看不见呢!另外此庙距小文正村才近点,不知怎的划归到菜园马村了,也许乡俗使然吧。庙是旧址新修,连个围墙和正路也没有,位于乡野僻地,几乎没有香火,院子里还堆放了不少建筑材料,我就纳闷呢,难道这连庙也准备加盖房子以图拆迁补偿不成?哎,最近风声鹤唳,怪我多想矣。进得院内与一正干活的老者交谈方知:原来是准备再加盖庙产,也不知是无银子还是目前大家都忙自己拆迁的事,工程干了半拉就这样撂这了。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二郎庙残碑全貌【年代清、民?】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二郎庙残碑碑首特写

残碑首部可见:“万善同x”,x为归字,此碑碑文就识得三字,其他字迹余虽扫清了碑身灰土,却再也找不出半个字来!看着碑身磨光的印迹,就知被常年仍在地上无人问津、脚踩车压,于是字被磨光了。瞅瞅院中一通通新碑光鲜摸样,真古迹却是如此下场,不禁让人扼腕!

“万善同归”是古碑文起首的一种格式,此句来源于释家教义,其意是:所有宗教无非是教人和睦相处,平等对待,这是善,就是同归于善的意思。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二郎庙乾隆重修碑全貌,首部可见残缺,正面碑文没受影响。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二郎庙乾隆重修碑细节,可见乾隆七年字迹。

既然新郑三普能把此二郎庙遗址列入其中,说明此庙还是有些渊源的。这一日下午跑了半天,能找到这一块乾隆七年【1742年】古碑也算幸事了。现将部分碑文抄录如下:碑左起首为“重修关帝二郎庙记”,碑右为“乾隆七年岁次壬戌菊月中浣之吉敬立”,下来残缺模糊碑文部分,无非是古庙渊源和捐资人姓名,其功德以刘姓居多,甚至有院内今老者的祖上名讳也赫然其上。题外话,旁边文正村大都姓刘,据说是宋代大儒刘全后人,今文正村有明代刘全墓【莫非是明代衣冠冢?】下集采风期间仍有刘全遗迹的故事,暂且不表。

经和庙内老者攀谈得知,此庙文革被毁,大殿木料被拆除,用于菜园马村小学建校,庙内古碑和其他古物也难逃厄运,今就仅剩这两通残碑。余不放弃,围院子找了半天,果真也再未发现其他诸如残石之类古遗迹。根据上面碑文判断:此庙原来不叫“二郎庙”为“关帝二郎庙”,庙内原供奉关公和二郎神。也许古庙原名,字多绕口,今就叫“二郎庙”罢了。据说早先庙内前殿神像有玉皇大帝和其妹夫二郎神并座,后殿好像供奉关羽,其塑像均极其精致、屋宇是雕梁画栋。当然这些曾经的美好,只留在诉说老者的回忆之中了。。。还好还好,这乾隆七年碑已很如实的告诉了我们,这庙最起码也有近300年历史了,乡村古庙一般伴随着古人的民俗、信仰和乡村的历史共生,是古村落文化研究不可或缺的例证。如碑上的文字很直接的佐证了村史。

准备与老者告别,询问新郑三普资料记载中的“清刘光甫民居”在那?老者答曰:那是一座很漂亮的两层砖楼,砖楼腰部有一圈精致的砖雕,却早几年就扒了!哎,余不禁哑然,又是美丽的回忆。。。心中暗暗思忖,也不知这三普的工作是怎么搞的?早已不在的古迹却被纳入,而诸如文正、菜园马等村的古树和数量众多的古民居却未被纳入!如若按三普名单上被录入的近现代古民居目录来看,那么估计仅菜园马就会被录入数十座之多!中州其他诸村还不算!这量,何其洋洋大观矣?这可是余亲眼走村所见!资料只能仅做参考,实地采风方知实情焉,在今日大拆大建之特殊背景下,我们的某些部门甚是推诿和低效,也许中州诸多古民居未被纳入三普,是关乎他们与大环境相违背之“苦衷”?

【原】中州村落“抢救性”采风之五《菜园马村、后刘庄》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回程路上,已种小麦的农田被人故意倾倒垃圾,无奈置之一苦笑,农人们你且种无收!此地已被“占领”!

余有一个小小的想法,就是当日后我如实记录这些村子的村民们,假若看到以上各自乡村的遗迹,甚至能看到恁家的老宅,不知诸老乡做何感想???

 

时甲午孟春二月初二日夜于中州四港联动大道陋室记之

  评论这张
 
阅读(676)| 评论(5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