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昕语间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日志

 
 
关于我

为人且直,为友且善,不俗不贪。 本人爱好广泛,业余涂鸦点水墨,喜欢点老物件、喜欢点历史、喜欢随笔写点心情等等。涉猎虽多均不精,聊以休闲尔。提醒访客:吾网易九载,早已看惯博海春秋,本人不加博友,也无充足时间走动,有共同喜好者自有缘相互学习.鄙博为公开博,不设限,能来交流的都是友人!本人爱憎分明,,玩博随心。另本人博文废掉吾大量业余时间及精力,仅为弘扬传统文化交流学习之贴!

网易考拉推荐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2014-03-05 22:38:04|  分类: 豫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昕燕居室主 

   考察内容:古遗址

   时代:明

   地址:新郑市薛店镇寺王村

走访时间:2014年3月2日下午

拍摄工具:小米2A

交通方式:骑行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成皋寺》遗址就位于寺王村东北隅一处土岗之上,它南濒梅河,东临223省道,其西或北,非楼即厂,已逐渐有被城市化发展所吞噬的危险。上集说到,当日已快十七点时,方找到此地。远远的就看见一座荒坡之上,孤独的耸立着一通石碑----这就是《成皋寺》。古寺早不存焉,唯余遗址,现场清点,发现残碑一通,碑座一尊,不知名石质构件一件及两只门柱石。经历无数岁月变迁,能找到的古物就剩这些了,遗址嘛,就这样的,余再无更大希冀。如此量寡的遗迹要想写一篇日志其难度可想而知。。。

在采风中,一乡人“警惕”的走到我的跟前,和我拉起了家长,从他口中零零碎碎得到点支离破碎的历史信息。历史有野史和正史之分,往往正史在没有过多的资料时,野史【也就是民间传说或故事等】能起到补遗正史的一些蛛丝马迹。面对着这荒草残碑,余的思绪随之久远。。。

“成皋寺”的寺名渊源到底来之何处?原来“皋”字乡音是“阁”。新郑明代,有一名人,乡人多呼之“高阁老”,此人即是明隆庆年间首辅高拱。【高拱墓我已经去过,文下链接有采风记录】明朝某日的一天,高阁老的夫人要扩建宅邸,从开封运送上好砖石的车队刚好路过寺王村此地,寺王北去十余里中牟即是高夫人家园,眼看就剩这点路程,任众等车卒劲叱,车队骡马,就是再也不前!难道此地莫非有神力役使?原因此古寺经年已毁,堪待整修,这一车车上好的砖料正是修葺寺院之力物。于是高阁老发下话来,砖料都用于修建古寺吧,这“成阁寺”正是由于在高阁老的大力支持下,方能寺成。当然传说故事是美丽的,具体高阁老是否为成皋寺捐过功德?或为成皋寺的建设起到过决策作用?余想这其中肯定有或多或少的原因吧。。。

为了能如实还原历史,必须有文字正史的直接佐证。还好,这里还存有这高高的一通古碑,古碑上的文字方能揭开古寺之谜团。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新郑县旌贤崇梵院后殿记》碑侧面,可见祥云绘饰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新郑县旌贤崇梵院后殿记》碑正面,碑一周也可见祥云绘饰 

   据说这里原有好几通古碑,今仅余其一,其他皆不知所踪。古碑现残高2米有余,厚约30公分,碑下大部具埋于土中,至于碑足是否有无赑屃?谁也不知。纵观碑文,其正面为修建寺院之介绍,碑阴为功德人名。现仅录入部分,碑左为:“新郑县旌贤崇梵院后殿记。县治之北迤东约三十里有浮屠居焉,曰旌贤崇梵院。实自有宋贤相沂国文正公曾後葬于兹,而厕梵于旁还以为世守焚修计,是兹院之起盖为公也。后至和年间(1054--1055年)以为公葬郑大夫公孙侨之墟,又有唐相晋公裴中立在焉。三公之贤适会于此,乃建祠堂岁时瞻享。翰林吴公堂记之,知制刘公堂赞之矣。而后数百年来至于我朝,旌贤之遗址渐泯,而崇梵之宫宇尚在”等等。碑右刻“吏部聼之监生 大明弘治八年乙卯(公元1495年)朔十一月二十二日立”等等。这通古碑镌文洋洋洒洒千字余,况字迹今大多已斑驳不清,余是参考《新郑县志》部分之内容,特此说明。
   碑文是晦涩的,但是告诉了我们许多历史的信息。第一,这古寺最早的名字是叫《旌贤崇梵院》,最起码明代就这样叫,至于那《成皋寺》是乡人俗称之。“旌贤”亦作“旍贤”。意思就是表彰贤人。这贤人是何人呢?正是宋贤相沂国文正公王曾是也!王曾,青州益都(今山东益都)人,字孝先。生于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978),宋真宗咸平五年(1002)壬寅科状元。景佑元年(1034),为枢密使。二年,拜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封沂国公。后因不容吕夷简专断,同被罢相,以左仆射,资政殿大学士判郓州,卒于宋仁宗景佑五年(1038)。时任上享年六十一岁。赠侍中,谥文正。这“文正”二字可不是随便叫的,是当时文人梦寐以求的一个尊称!我们的王曾“王文正”也是死后才获得了这个殊荣的。现今新郑薛店镇还有“文正村”,距“寺王村”此地仅数里之遥,据说就是当时王曾的府邸。文正村附近“菜园马”村可能就是王家的花园菜地!王曾还是包青天的知遇之师,也是历史上少有的“连中三元”的状元,更是凤毛麟角的“状元宰相”。 他故去后“葬于兹”并修了庙以纪念!那么说在宋代时,这个土包就是王曾的祠堂,王曾的坟墓了?当然明碑记载有无口误之嫌?暂推断至此,毕竟宋时到了明代也相隔数百年了。“崇梵院”是何意呢?唐人王维有诗:《崇梵僧》。大概意思指的就是番僧,而在我国叫“崇梵寺”的寺庙,就是今浙江台州佛教天台宗的《崇梵寺》,那么这个《旌贤崇梵院》在明代也是否为“天台宗”的道场呢?余学识有限,满脑的历史谜团。。。
   又据乾隆四十一年《新郑县志·祭祀志》对三贤祠的记载:“三贤祠在县东北二十里草庙马村(标注者注:应为寺王村北),祀郑子产、唐裴晋公、宋王沂公。至和间敕葬王文正公于此地。崇梵院僧惠琎以三公合祀焉。学士吴育作记,刘源父敞、韩魏公琦作赞,俱载艺文志。祠今废,有址存焉。吴、刘二公所作,俱有石刻,置成皋寺中。” 再据资政殿大学士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尚书户部侍郎吴育《郑州新郑县旌贤崇梵院三贤堂记》:“(宋故丞相沂国文正公王曾)公毙,葬新郑临洧乡之原。原侧且有梵宇,诏特改乡名院,榜皆曰‘旌贤’,为公设也。其地则郑子产之东里,其西北距公茔逾千步,又唐相晋公裴中立之墓在焉。院僧惠琏以三贤之迹适会兹地,乃建祠堂募工绘其像于屋壁。”还有明代郏县人、浙江右布政使王尚絅写有《宋王状元墓》,诗曰:“朝驱郑郭门,暮投东里村。道旁成皋寺,云是沂公坟。沂公沂公宋王曾,状元宰相公才能。……西有子产东晋公,旌贤千古祠堂同。”根据诸多材料显示,这“成皋寺”在明代确实就是位于此处,并且乡人们把这个大土堆都唤作“沂公坟”!古寺今尚有石碑及建筑材料残石等遗迹可以直接考证,而“王文正”的墓是否就在这个土包的下面呢?或者这土包之下还有更多的秘密呢?这还有待考古发掘。。。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成皋寺古碑座【年代,明--清】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成皋寺石质构件【年代,明--清】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成皋寺门柱石【年代,明--清】石上左侧竖槽就是门槛的位置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考古部门洛阳铲的探坑,可能是为了配合征地吧,考古部门从小土包由下往上密密麻麻探了好多坑。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随地都是残砖和瓷器残片,这是一片磁州窑残片【年代宋--明】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成皋寺遗址甚至是“王文正”墓址土包的东南部,已被人为取土破坏了部分。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成皋寺遗址甚至是“王文正”墓址的附近已面临楼宇的逼近 

【原】新郑《成皋寺》遗址考察记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成皋寺遗址土包就是这个样子,其上多植枣树而且荒草蔓延   

    《成皋寺》遗址是一处重要的古遗址,是研究新郑地方志及多种历史信息的宝贵平台,而今也面临开发建设步步紧逼的危险,这是新郑三普刚纳入的内容,希望这里今后仍能保持遗址的原样。古遗址或者古物在原地就是最好的保护,因为遗址假若消失了的话,什么就都没了,就算这些古物假若会被拉走,那么文物离开了原地,其历史价值要大打折扣。

 

时甲午二月初五日夜于中州四港联动大道陋室记之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7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