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昕语间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日志

 
 
关于我

为人且直,为友且善,不俗不贪。 本人爱好广泛,业余涂鸦点水墨,喜欢点老物件、喜欢点历史、喜欢随笔写点心情等等。涉猎虽多均不精,聊以休闲尔。提醒访客:吾网易九载,早已看惯博海春秋,本人不加博友,也无充足时间走动,有共同喜好者自有缘相互学习.鄙博为公开博,不设限,能来交流的都是友人!本人爱憎分明,,玩博随心。另本人博文废掉吾大量业余时间及精力,仅为弘扬传统文化交流学习之贴!

网易考拉推荐

【原】额达  

2015-06-22 22:47:02|  分类: 文化故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图/昕燕居室主
【原】额达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XX君从宛城发来消息祝我“父亲节快乐”,额特意查了日历,方知道今日是“父亲节”。
    余汗颜之至,本身对数字特不敏感,因此直至现在,甚至竟然记不得父母亲的生日!但却好没良心的能清清楚楚记得夫人和孩子的生辰!可能全天下像我这样没心没肺的儿子不多见吧?余自负写过的文字汗牛充栋,可是从没有一篇特意为父母亲而写,究其原因,无外乎余同夫人双亲的四位老人们都很康健,他们不需要我们过多的操心,只要我们一家三口小日子过的好着就美着呢。另外,余平时对类似应景类文字实在提不起兴致,觉得有“卖弄温情”之嫌!其实网络上许许多多关于怀念父母亲的文章,都基本是悼亡人罢了。【原】额达 - 昕燕居室主 - 昕语间 而我是如此的幸福,任何时候给父母亲的电话只要说工作顺利,我相信大家都是如此的安心。。。
   “父亲”是个严肃的名字,中国的“父亲”们往往都是这样“悲哀”的不善表达感情,尤其是父子、男人之间,可能从来都不会有个拥抱或者说声一句“我爱你”,但是我相信全天下的父子们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明白!俗语:“知子莫如父”。
    父亲在孩子们的眼里可能都是严肃的吧?至少我小时候觉得是,因为我孩童时候如果犯错误了,经常会听到母亲如此训斥:“等你达回来了”!只要听到这句,放纵的额顿时就像泄了气的皮球,在行为上会有所收敛。额和父亲是同单位的,等我长大后才明白,为什么我小时候,他经常不在家,只是月余或者农忙的时候,他才会回家。父亲如果休假,可能许多次都是在母亲特意的提醒下,【他多时应是舍不得的】回来时候记得在那只帆布工作包里装上一袋西京火车站产的面包,那时面包的芳香味儿特别浓郁,多年后我再也没吃到过那种味道的面包。
    父亲每次回家几乎背的都是那件洗的发白的帆布包【就是今天工地常见的那种工具包】,父亲在当时最好的衣服永远都是那几件较好的工作服,逢年过节出门时才舍得穿在身上,甚至某件工服直到今天还偶尔翻出来穿。父亲的工服是铁路服,其中一件深蓝色双排扣的冬装,父亲穿上后英姿勃发很是神气,小时候的额有时偷偷的把那件衣服如长袍般穿在自己身上在镜子中比划着。
    对父亲“最温柔”的记忆应是某年的冬天,一群乡党围坐在额家火炕上边做针线活边聊天,其中也有额们这些孩子们边玩耍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听大人们谝闲传,此时的孩子们或仰着小脑壳同大人们一起发笑,在一旁却是万万不能插半句嘴的。有几个孩子被妇女们搂在怀里,我有点艳羡,不知是谁提议让父亲搂上我,于是我记事后第一次座在父亲的怀抱里,那次父亲的络腮胡子扎的我的小脸蛋有些痛。
    小时候对父亲是“又爱又怕” ,每次都希望他能休假回家,尤其当农忙的时候,如果父亲没有准时回家,看着地里那多的活计很是发愁。父亲每次休假回来后,都忙得不停,尽量多干些农活,很少看到他歇在那里去打麻将或者喝酒,他是烟酒不沾的。而我现在也终于戒掉了烟,我也不喝酒,亦不打牌,这些应该都是受父亲的遗传。我们兄弟三人,我和父亲的喜好最是相同,父亲有一本剪报,我的许多知识当时也源自那里。总的来说,我喜欢历史至少受了他的熏陶。父亲高中毕业,当过骑兵,家里至今有他当兵时的手套、马靴等物件,那些老旧的东东他舍不得扔掉的。父亲在单位一直是先进党员,出席了无数次西铁局和郑州局的荣誉,那种红绸证书足有一摞厚,后来母亲给小孩子做鞋,撕下了很多证书的红绸用来做鞋面。父亲是技术能手,他是钳工,简直就是万能工种,电气焊、车床、铁工等等几乎所有活计都会干,我的电气焊都是他教的,虽然我已经多年不干,但是仍然会。我数学极其差,他给我补课,教我投影、画椭圆等,当时都学会了,甚至在以后的工作中用到。
    记得青春期时惹了父亲生气,当时的我觉得父亲一辈子就是工人,不是“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个好爸爸”嘛。可是我哪能体会他勤劳任怨养大三个孩子们所付出的辛苦?并且父亲不仅给了我身体而且给了我工作,否则那有我今天在此漫不经心的敲着键盘?随着生活的阅历,我才真正懂得了其实日子还是平淡点好。关于父亲,还有好多好多记忆的碎片,如某次我划破了手,父亲帮我盛饭,我简直是含着眼泪吞下了那一粒粒米饭;我学画时,平时节俭的他一口气给我买了好几本画谱,是那么的大方。
    父亲这一辈人是过着苦日子过来的,今天他们不用再为生活熬煎了,他们的健康就是我们的福气,我们的平安也是他们最大的欣慰。今天我也是位跨入不惑的父亲,一米八的儿子高我半头,臭小子比我有良心,刚才还发了条节日快乐的信息。
   哦,对了,额们那里称呼父亲叫“达”,我一直都那样叫,儿子已不那样叫我的。 

2015年6月21日晚于中州机场陋室
  评论这张
 
阅读(447)|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